标签: 联赛杯赛

【赛程调整】事关海港中超还有可能撞车世界杯?

第10轮联赛,7月12日(周二)19:30上海海港vs武汉三镇的比赛,由于转播需求,开球时间由19:30改为18:30,比赛场地不变

按照季前计划,本赛季中超联赛将分为四个阶段进行,执行10+8+8+8的轮次安排。第一阶段到7月12日结束,第二阶段7月21日至8月21日,第三阶段8月30日至9月30日,第四阶段是10月9日至11月9日。

据悉,这次推迟,一是为了给7月底举行的东亚杯让路。目前,中国足协已经初步制定了出征日本的男足大名单,在初定国足的名单中,张琳芃、吴曦、张玉宁3名此前曾跟随U23国家队一同训练的超龄国脚依旧在列,此外,还出现了蒋光太、谭龙两人的名字。联赛第二阶段如延期开赛,将一定程度上缓解俱乐部输送国脚的用人危机,有益于联赛公平竞争的维护。

而安排第二阶段延后开赛的主要原因,其实是为落实主客场制恢复的各项准备工作而预留时间。一旦恢复主客场制,那么防疫工作肯定是重中之重。此外,办赛还须满足场地条件、赛区接待、安保工作、赛区间交通等。如果依然按照原定计划,那么留给各支球队的准备时间就只有9天,显然是来不及的。

据报道,具体怎么恢复,球迷能不能入场,还不好确定。但俱乐部的经济困难不会在考虑范围之内,不会被当作恢复主客场的阻碍。

这个赛季的中超赛程已经相当密集,如果第二阶段真的延迟开始,那么后续的赛程安排势必要进行一定幅度的调整,会变得更为魔鬼,这种情况下要恢复主客场,又要坚持在世界杯前结束明显是不现实的。

这意味着中超将会撞车卡塔尔世界杯,摆在足协面前的就只有两个选择,一是硬着头皮联赛和世界杯同时举行,毫无疑问联赛的热度、关注度将会完全被世界杯所覆盖,中超还是世界杯这个选择题想必不会有第二个答案…

第二个选择就是在世界杯期间暂停联赛,等到世界杯结束后再重启,那中超联赛就将连续第二年跨年举办。

上周,亚足联杯赛(相当于亚洲的欧联杯)小组赛战罢,部分参赛会员协会的技术积分发生变化。印度ATK莫汗·巴甘队以2胜1负的成绩获得小组头名,并挺进跨区半决赛;喀拉拉戈库兰队取得了1场小组赛胜利。印度联赛技术积分升至33.677分,超越中超联赛,排名亚洲第14。

今年1月,亚足联决定,自2024-2025赛季开始,将每年一次,分配亚冠联赛参赛名额。这样一来,亚足联将于今年底来分配2024-2025赛季亚冠联赛入场券。由于中超排名位列亚足联第16位、东亚大区第7位,因此2024-2025赛季只能获得1个亚冠参赛名额,同时还将被分配到1+1个亚足联杯参赛名额。

据了解,亚足联杯小组赛与淘汰赛不设奖金,只有获得区域冠军(如东亚大区、南亚大区等)的球队,才可获10万美元奖金;冠、亚军球队将分获150万、75万美元的奖金。此外,参赛队做客比赛,其差旅等费用全部自理,只有抵达距离主队所在地最近的国际机场后,对方才会承担交通费用。而球队主场参赛,还需要担负亚足联官员的食宿费用。

亚足联杯赛产生的排名积分本来就少,再加上正赛小组赛无奖金,球队还要自付巨大的参赛费用开支,因此对于中超俱乐部队来说这项赛事更无吸引力,再加上疫情原因,极有可能是青训梯队出战,青年队又踢不过别人,联赛积分就越来越低,如此恶性循环…

联赛已经如此艰难,还要为各种赛事让这让那,完整的一个赛季被搅得稀碎,哎…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乌兹别克国奥强势表现的背后——乌兹别克“国奥打联赛”的来龙去脉

正在乌兹别克进行的第五届U23亚洲杯半决赛已于6月15日结束,在1/4决赛中以3比0完胜卫冕冠军韩国队的日本2001年龄段队伍赛前普遍被一致看好进军决赛,但最终的结果却出人意料。日本队不仅以0比2失利,而且全场几乎被对手碾压,尽管控球方面占据优势,但射门次数6比20等其他技术统计方面,完全被乌兹别克队压倒。而且,更令人不可思议的是,乌兹别克此番与日本队一样,也是由2001年龄段球员组成,着眼于2024年巴黎奥运会。尽管乌兹别克能否凭借着东道主之利重温2018年常州夺冠那一幕尚无法预知,但乌兹别克队的表现着实令人意外。那么,乌兹别克缘何在短短两三年之内有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或许很多球迷会说,乌兹别克足球本来就不差。此线年在中国进行的第三届U23亚锦赛,乌兹别克95年龄段队伍战胜越南队夺冠,按说这批球员进入国家队后,乌兹别克国家队的表现会更好,但谁能想到乌兹别克国家队在一年后的亚洲杯赛上连八强都未能进入,后来甚至连卡塔尔世界杯预选赛12强赛参赛资格都未获得。当然,这并非本文主要线月在泰国进行的第四届U23亚锦赛上,乌兹别克97年龄段国奥队杀入四强,但在半决赛中被沙特1比0击败,在与澳大利亚争夺第三名的比赛中,又以0比1失利,最终获得第四。因代表亚洲参加奥运会的只有三席,乌兹别克最终距离奥运仅一步之遥。

】议题是:如何让乌兹别克国奥队获得2024年巴黎奥运会入场券?与会教练员要求全部发言。会议由乌兹别克足协第一副主席、前著名国际裁判伊尔马托夫主持。期间,到会的教练员畅所欲言,对巴黎奥运会重点年龄段也就是2001年、2002年出生的球员应该如何尽快提高竞技水平提出意见,但核心是:

在如何为这些球员提供比赛方面,与会代表直接提出:最好是直接组队参加乌兹别克国内联赛,不过考虑到直接参加超级联赛或许有难度、担心年轻球员水准还达不到,最好是先从参加甲级联赛开始,如果有机会升上去则参加超级联赛。

乌兹别克国奥队之所以没有马上参加2020年3月开始的联赛,而是从2021赛季才开始,很重要一点就是01年龄段国青队当年需要准备原定于2020年10月14日至31日在本土进行的第41届U19亚青赛决赛阶段比赛。而且,除个别进入一线队开始参加联赛外,当时所有队员都跟随各自俱乐部U21队伍参加类似中国预备队联赛的“乌兹别克U21联赛”,按照俱乐部一线队的赛程进行一周一赛。让这些球员先踢U21联赛,有一个逐渐适应与熟悉的过程,在完成亚青赛任务后,再从2021赛季开始职业联赛。当然,后来由于疫情爆发,亚足联取消了当年的U19亚青赛。但是,这并未让乌兹别克国奥队参加联赛的计划因此而受影响。

譬如,乌兹别克境内的体育场馆均属政府所有,所以,体育文化和竞技体育部部长亲自出面,帮助乌兹别克足协落实奥林匹克队参加联赛的主场事宜。因著名的帕克塔科(棉农)俱乐部目前参加联赛时一直使用“帕克塔科中央体育场”,而早期使用的“JAR体育场”虽然一度曾是本尤德科队的主场,但随着本尤德科体育场于2013年新建落成后全面启用,这个体育场日常只是被当做训练场。乌兹别克足协相中了这个球场,希望将其作为国奥队参加联赛的主体育场,所以“体育文化和竞技体育部”出面落实,下令将球场进行整修,而部长在2021年1月底亲自前往体育场,视察整修落实情况。

不只于此,期间政府还曾多次就筹备、队伍组建情况等询问足协、球队教练。2021年2月12日,也就是奥林匹克队组建完毕后的第二天,“

,卡帕泽还专门就球队的组建、球员的情况等进行了汇报。可以这么说,没有乌兹别克政府部门的大力支持,乌兹别克足协很难如愿实施“国奥踢联赛”计划。

俱乐部成立后,乌兹别克足协携手奥委会专门指定的负责人,按照市场化的运作方式展开运作。譬如,俱乐部可以去商谈队服品牌;可以拥有自己的胸前广告,像最近两年的胸前广告就是乌兹别克国内某银行等等。这些赞助收入当然也是用于球队自身的运转。

乌兹别克奥委会则还专门出资,为俱乐部配备了一辆大巴车,用于日常训练比赛所用。

。乌兹别克的“奥林匹克俱乐部”成立后,不只是组建球队,更重要的一项工作就是发展会员。像进入球队的球员家长、亲属、朋友、同学等,自然是俱乐部会员的最主要发展对象,但因为国奥队承载着乌兹别克青少年足球的发展希望与未来,因而乌兹别克足坛众多元老、关心乌兹别克未来发展的普通球迷等,也愿意成为俱乐部的会员。所以,仅从这一项工作中,就可以看出乌兹别克的“国奥打联赛”方案与中国足坛的“国奥打联赛”还是有很大不同。

。像现在担任主教练的卡帕泽先前曾是国家队助理教练,因为乌兹别克国字号队伍实施的是“跨级兼任”方式,即国青队主教练是国家队第一助理教练、国少队主教练是国青队第一助理教练,依次类推。但从2021年2月奥林匹克队伍正式组建后,卡帕泽便辞去了国家队助理教练的职务,而是专注于这支球队。

至于像队医、按摩师等也都配置齐全。在这个基础上,卡帕泽还专门有一个科研团队,负责各种技术分析、对手分析,包括国内这个年龄段其他球员的情况追踪等。至于各种科研装备,则就更无需多言了。用卡帕泽本人的话来说,“我们这个奥林匹克俱乐部的教练与支援团队的配置就是完全按照国奥队的配置来进行的。”

主教练卡帕泽在接受采访时,曾详细地介绍了这支队伍球员的来源情况。“当初在挑选球员时,那些在各俱乐部已经打上主力或主力替补球员,我们是不会去接触的,因为他们有足够好的条件成长并有最终成才的机会。但更应该看到,更多的年轻球员因为各种原因在一线队中没有成长机会,大量闲置在预备队中,很多甚至连预备队都无法进入。这些年轻球员是具备一定能力和水准的,欠缺的或许就是机会。所以,我们成立这样一家俱乐部,重点就是为这些没有机会的球员提供一个很好的机会。因而,当足协和国家奥委会决定成立奥林匹克俱乐部后,我们并没有马上着手组建成队,而是将更多的时间用于全方位考察,即哪些球员已经在一线队打上比赛并成为了主力?哪些球员根本就没有机会?在预备队中有多少不错的好苗子?等等。从2020年2月底确定组建俱乐部,到2021年2月10日正式公布第一批近30人大名单,这项工作差不多持续了一年左右。而且,当我们公布第一批球员名单时,我手里还有一份差不多16、7人的适龄球员名单,他们都是各俱乐部球队中的主力或主力替补,也是未来出战奥运会预选赛时,我可以挑选使用的球员。我们的最终目标是2024年巴黎奥运会,如果可用的球员越多,对我们冲击奥运当然更有利,对整个乌兹别克足球未来更有好处。”

需要指出的是,乌兹别克足坛和欧美足坛一样,青少年球队在俱乐部梯队中效力、签订培训合同,在合同结束后可以自由选择去向,而不像中国足坛实行“终身制”,即只要从小签订了培训合同便不再有了自由选择权。所以,卡帕泽介绍说:“

当我们相中一名球员时,我们找他商谈,球员可以做出选择,即那些有培训合同的,可以选择终止培训合同,与奥林匹克俱乐部签约;如果没有合同的,则可以直接与我们签约;如果有合同在身的,而其原属俱乐部愿意放人的,则可以签订租借合同,待合同期满后,球员可以返回原俱乐部。也就是说,奥林匹克俱乐部并不是那种随意可以从任何俱乐部索要球员,我们找来的这些球员都与他们所在的俱乐部经过商谈并征得同意。

相比而言,属于帕克塔科俱乐部的球员人数较多,这一方面是他们俱乐部一线队本身所使用的球员数量有限,另一方面也是这么多年来,他们在后备力量培养方面效果显著,而且他们也很支持我们的工作。但是,我们俱乐部和其他参加职业联赛的俱乐部不同,最终的目标并不是为联赛中的名次或成绩,而首先是培养人、努力争取在奥运会预选赛中出线。”

球员与奥林匹克俱乐部签约后,可以像其他职业球员一样领取工资。当然,由于乌兹别克职业足坛乃至整个社会的收入不算高,完全不像中国联赛数年前一样“乱烧钱”,因而俱乐部所承担的成本并不算很高。根据乌兹别克官方公布的数据,

。因奥林匹克俱乐部的球员均是21岁上下的年轻人,年薪只低不高。但对那些进不了一线队或找不到球会的年轻球员,这自然还是有一定吸引力。除赞助外,乌兹别克国家奥委会通过行政预算,承担部分费用。卡帕泽介绍道,“我们队参加联赛时也有获胜奖金,尽管数目不高。我曾告诉管理团队,即奖金分配必须采取公平原则,所以迄今为止,球队内部从未发生过为奖金而闹不愉快的事情。我不了解其他职业俱乐部所给出的奖金数额,我们肯定会比他们低得多,但不要忘了,在我们这里,钱不是首要考虑的问题,第一要务是进军奥运会。”

为了更好地理解乌兹别克奥林匹克俱乐部参加联赛的人员情况,笔者专门整理了今年球队的人员情况。

28名报名球员,符合乌兹别克职业联赛委员会所做出的关于俱乐部报名人数规定。从报名表中可以看到,有几名球员是去年转会夏窗期间加盟的。今年的28人中,相比去年调整了8人。1号门将舒克隆(Shukron Yuldashev)去年赛季开始时就在奥林匹克队效力,因为获得比赛机会不多,去年夏窗转会期期间暂时离开返回帕克塔科预备队,并跟随预备队参加U21联赛。后因为教练团队一直在不断跟踪,觉得其返回原属俱乐部后表现尚可,又被重新召回。

整体情况其实就完全像是一个俱乐部实施运作,并没有因为是国奥队而享受特权。

。但是,在我们这个环境下,如果一支青年队一年只是集训个三四次,每次集训持续10天或者再多几天的时间,那教练日常能干什么呢?对我来说,日常工作甚至更为重要。现代足球发展如此之快,教练也需要不断改变。作为一名国奥队教练,我可以去看超级联赛或U21联赛,但日常的训练呢?我想,如果是在俱乐部工作,情况就肯定完全不同。而且,作为一名教练,我自身也需要提升,如果能够更多地参与、指挥比赛,我想我的提高也更快。给我三年时间,我完全相信我可以彻底改变一支球队。”如今,乌兹别克奥林匹克队组队已一年,球队也确实发生了改变,而这与卡帕泽每天都与球员

起摸爬滚打的不无关系。譬如,现在的职业俱乐部基本都是一日一练,但乌兹别克的国奥队联赛期间也基本都是一日两练,上午一般安排身体训练或体能训练,而下午则是技战术训练。“但仅仅只有这是不够的,作为球员,他来到我们这个俱乐部后,必须要懂得一些足球理论知识,甚至包括合理的饮食与营养。”卡帕泽说,“所以,除训练外,我们还有很多学习课程,学习足球理论与技战术。我们更雇佣了营养师,由营养师监控所有球员的饮食、饮食结构,让球员远离高卡路里食物、确保球员始终在一个合理的身体范围内,不只是体重,更包括各种维他命含量等等。而这些都是乌兹别克其他俱乐部尚未有条件实现的。”

。奥林匹克俱乐部同样参加这个U21联赛,因为球员本身就是U21球员。那些在职业联赛中首发出场或打的时间比较多的球员,就不参赛U21联赛,而那些替补出场或者的没有出战的球员,则参加第二天的U21联赛。这也就意味着,奥林匹克队中不管报名是25人还是28人,所有球员轮一周都可以正常参加一场比赛。换言之,所有球员都可以在实战中提升自己,而无需担心没有比赛可打。对年轻球员特别是像20岁左右的球员来说,比赛异常关键。而中国的同龄球员如今最缺乏的恰恰就是比赛。这大概就是当初乌兹别克足协力推“国奥踢联赛”方案的原因,实际是想推行该计划时所希望的“培养人”、让所有球员都能够同步提升。

需要补充的情况是,像乌兹别克U21队目前正在参加U23亚洲杯赛,奥林匹克俱乐部中落选的球员,则像其他俱乐部一样,休息几天之后继续参加正常训练,并参加热身赛,为即将重启的联赛进行准备。像在6月11日,奥林匹克俱乐部队中留守球员还与帕克塔科一线队进行了一场热身赛。

2021赛季,乌兹别克奥林匹克队参加的是第二级别联赛,在10支参赛队排名第三。按照乌兹别克职业联赛委员会的规定,超级联赛除了后两名直接降级之外,倒数第三名将与甲级联赛的第三名进行附加赛、单场定胜负,胜者将参加超级联赛、负者则参加甲级联赛。结果,去年12月2日进行的关键性附加赛中,奥林匹克队以3比1击败了超级联赛倒数第三名马沙尔队(Mashal),取得了参加今年超级联赛的资格。对年轻的国奥球员来说,能够经历这样的生死大战,不仅仅在技战术方面,更在心理上是一种难以估量的锻炼。或许,我们可以明白,在U23亚洲

杯1/4决赛上,当乌兹别克队员在第二轮主罚点球射飞之后,第三名出场的球员反而没有慌乱,依然将球罚进;而伊拉克队出场的第三名球员未能罚进之后,随后的两名球员全部都射飞。这种心理的承受能力不是靠喊几句口号可以喊出来的,而是“历练”结出的结果。

。而且,去年中,乌兹别克足协经过开会研究后做出决定,为更好地为2001年龄段队伍创造条件,让卡帕泽所率的队伍取代海达罗夫所率的99年龄段队伍参加本土进行的第五届U23亚洲杯赛。在这之前,海达罗夫作为2018年率95年龄段队伍在第三届U23亚锦赛上获得冠军的主教练,已经组织99年龄段队伍进行了一年半的准备,且已经组织过多次集训。但着眼于长远,乌兹别克足协还是放弃了99年龄段队伍,而海达罗夫则转任2003年龄段国青队主教练,率队准备明年在本土进行的U20亚洲杯赛。前面提到,卡帕泽明确表示:

但遇到国际比赛窗口期时,这些球员就会被征调进入国奥队。这一方面是在奥林匹克俱乐部内部形成压力,让入队的球员能够有动力,因为随时有可能会被排除在最终参赛名单之外。另一方面,没有进入奥林匹克俱乐部的适龄球员需要在各自俱乐部球队中以更好的表现来打动卡帕泽,争取进入到国奥队。

U23亚洲杯赛的乌兹别克队为例。5月19日,卡帕泽公布了一份30人集训名单。这份名单中,代表奥林匹克俱乐部参加超级联赛的球员只有18人。这意味着全队报名的28人中,有10人无缘本届U23亚洲杯赛。效力于国内其他俱乐部的则有9人,另外还有3名海外球员。在敲定最终的23名参赛球员时,有7名来自奥林匹克俱乐部的球员直接落选。换言之,28人中只有11人出现在本届U23亚洲杯赛上。但是,不能说这是一种“浪费”,因为不经历联赛的锻炼与提升,乌兹别克国奥队就不可能“优中选优”。卡帕泽之所以做出这样的决定,主要是3月的迪拜杯赛,乌兹别克队表现一般,所以参加了迪拜杯赛的3名球员直接落选。而9名来自其他俱乐部的球员、3名海外球员中,部分已经随队参赛,经受了考验,只不过磨合时间过短等原因而未能展现出整体水平。所以,参加了迪拜杯赛的球员中有16人出现在这次U23亚洲杯赛上。

这为何意?因为各俱乐部更多地还是愿意将中前场的非关键性、非主流位置留给年轻球员,相反,像守门员、中后卫、防守型中场等重要位置留给老队员,毕竟经验更丰富。其实,稍微看一下国内联赛中U23球员的使用情况,就可以发现:

这或许也就解释了乌兹别克的“国奥踢联赛”计划的另一层意义,给中后场球员以实战锻炼的机会更多。

而且,需要指出的是,“国奥打联赛”这样的方案并不仅仅只是在乌兹别克一国实施,包括近邻日本也曾尝试过,而像落后的东南亚国家和地区包括同处中亚的塔吉克、吉尔吉斯等也都在继续采用,只不过他们所安排的国青队而非国奥队。这至少说明一点,即其他落后地区都在采取有效的办法,希望改变落后的局面。

那么,对照一下中国足坛。类似像“国奥打联赛”的方案早在职业化之前,徐根宝率队就曾实践过;韦迪时代,“国奥打中甲”的方案被外界指责为“脑袋被驴踢了”。10多年过去了,当成耀东所率的2001年龄段队伍在2020年、2021年受疫情冲击而参加中乙联赛时,外界也是非议众多,直至今年不了了之。再看看联赛中01年龄段球员的出场情况,未来的2024年奥运预选赛何以应对?

强队眼中: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联赛杯

随着今天凌晨国米4比2战胜尤文,自2011年首次夺取意大利杯的消息传出。

各国足协都会在联赛之外设立个淘汰性质的杯赛,参赛的队伍也不再局限于甲级球队,而是包括了乙级联赛,甚至更低级别的球队也能参加。

与联赛冠军比较,很多大牌俱乐部并不重视杯赛,甚至把联赛杯作为练兵的地方,原因有以下几点。(以五大联赛为例)

1.含金量(最重要的一点):联赛冠军的奖金和影响力远远超过杯赛冠军,因为获得联赛冠军下赛季就可以直接参加欧冠,从而获得更多分红。

而杯赛冠军(假如没有进入到联赛的前四)则只能参加欧联杯,欧冠和欧联杯哪个更关注度更高,哪个收益更大,我想俱乐部肯定心知肚明。

2.淘汰赛制:联赛杯的淘汰赛制使得比赛充满偶然性,而且是与欧洲联赛性质一样的主客场淘汰赛,这就使得比赛观赏性大打折扣,联赛杯则成为强队轮换和练兵的地方,选择战术上放弃是绝大多数球队的做法。

3.影响力:这是综合前两项的总结,一般没人拿联赛杯来炫耀,获得联赛杯充其量是锦上添花,媒体的关注焦点还是在各国的联赛冠军和欧冠球员的身上,这也会造成联赛杯在门票和转播方面的流失

2.西班牙国王杯:联赛第五的贝蒂斯队夺冠,成就了华金不老的传说。皇马和巴萨连半决赛都没进。

3.德国杯:弗莱堡和莱比锡红牛进入决赛,拜仁倒在32强和多特输在16强。

4.足总杯:利物浦和切尔西,两队本赛季结束后都以63场比赛,成为本赛季参加比赛最多的俱乐部。最终利物浦会不会“鱼与熊掌”兼得的策略中失去欧冠还不得而知,但是疲惫,确实利物浦眼前最大的障碍。

1.对于国内:获得联赛杯会获得一部分奖励,参加明年的超级杯俱乐部也会获得不菲的出场费。

2.欧洲联赛层面:获得联赛杯可以直接参加欧联杯,这对于中小俱乐部来说是参加欧战的另一种方法。